求之可得,不得不求

如果有个人没看过《论语注疏》或至少《论语新解》而看过并且喜欢某些人的什么心得(原书名实在记不起来),没看过《神宗实录》或至少《十六世纪明代中国之财政与税收》而看过并且喜欢《明朝那些事儿》,那末我说他缺乏对文化产品最基本的鉴别和欣赏的能力,不仅不能说是过分的批评,甚至可以说是恰如其分的。鉴别能力是一个人活在世上而不上当受骗的基本能力之一,再没有比受过初等教育而被一些显而易见的骗术蒙蔽而更值得引以为耻的了,更不必提受过高等教育的人群。正如古罗马时代就流传的谚语所说,“你不必吃掉一整个鸡蛋才知道它是坏的。”对于某些产品、言语和理论我们压根儿就不需要花费宝贵的时间和精力去考察就能够靠直觉得出一个基本靠谱的断言。比如任何的电视购物的内容都是没有一句话不是假的,一个有基本的社会生存能力的人是绝对不会通过电视购物来作为自己获取产品信息渠道的——听说居然还有人通过电视购物频道的宣传来买药,那么这些人可想而知是无一例外地短寿,也就不足为奇了。即使在对鉴别能力要求较高的场合,也还是可以通过常识来进行“封底计算”一样的直觉判断的,这是科学家和严肃学者的基本素养之一。比如陈进这个人我简单地浏览了一下其简历就断定他百分之百是骗子——如果他不是,那末要么美国这么多年的芯片研究等于是白做了,要么就是他是超级大天才以至于在四十岁之前就掌握了芯片制造的全部技术,而这两者都高度不可信。其实获得和保持鉴别能力绝对不是难事,无非是通过阅读科普和简单而中立的文学作品反复地复习基本常识,并能够在貌似复杂的局面前和被有意诱离正确的思路时清醒而坚决地把握从简单逻辑出发的直觉信号即可。科普和任何知识的普及工作都决不是随随便便什么人都能做的,而我们也决不应该随随便便在什么人面前都自降为徒,因为实在大部分人都是不配为师的。铅字和荧幕不说明任何问题,只有摆脱迷信,花一点自己的功夫去做真正的学习、调查和研究,才会开始有正确的判断,这倒是为数不多的真理之一。

至于欣赏力,和鉴别力其实关系相当紧密。不能了解这个世界的美在何处,而在垃圾堆中自得其乐的人生简直是漆黑一团的。这个世界上很多东西都价格不菲,而价值寥寥。而能够美到值得被欣赏的事物却几乎是免费而唾手可得的,这同样只需要用我们的眼睛发现它们并用我们的心去聆听它们。一本充满哲理的书,一个符号不多但意义深远的方程组,一段带着作者匠心的音乐,或哪怕是一个无足轻重的人物对于大人物、大事件的发自内心的几句令人耳目一新的评论,都是值得我们停留和眷顾的。我们的人生也因此变得丰富而有趣,或者不如说这才是我们费尽心机去受教育和开化心灵的终极目的。所以,为着真去求知,为着美而思索,这也就是在我们在付出人生的代价的同时,也得着人生的福利的捷径了。

5 Comments

Lucy 2008年11月23日 Reply

Keep up the good work.

lotus 2009年6月9日 Reply

我挺喜欢这句话的:“为着真去求知,为着美而思索,这也就是在我们在付出人生的代价的同时,也得着人生的福利的捷径了。”

关于捷径,其实我觉得不管是选择修行或者选择投机取巧,其实在养成习惯后,这个习惯对人的约束力是一样的,所以反过来利用下,也就是如果人,特别是年轻人,能够养成修行的习惯,求真务实,脚踏实地,就走了普遍认可的“人生福利的捷径”。

但其实这也没什么高贵之处,无非是某个时候无意识或者下意识养成了某些习惯,形成了某些观念而已。但是还是要保持警惕的,因为这样的人毕竟是 “common good”,走投机取巧路数的就不是了,所以要防人之心不可无。

我认为我是走作者倡导的路线的,我评价它是:我喜欢围魏救赵嘛,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呵呵

善用佳软 2011年10月11日 Reply

从戏说的畅销品,再到经典,是自然可行的路。如果止于流行,有点可惜。

Monica 2013年3月5日 Reply

原来您在群里讲的那些关于不读别人职场经验书的话是有根源和出处的。很认同你的观点。从简出发,寻求本真。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