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恒可叹

对广袤宇宙的洞察,使我们不得不惊异于我们的存在本身。宇宙的间架设计,看来并未特别地为我们这些生灵的产生和延续照顾有加。而我们也迟早有一天会消逝得无踪无影,仿佛不曾有过一样。然而这无论如何看起来都不具有什么永恒意义的过程中,甚至在某些物理理论中只是全息图像的煞有介事中,我们却发明了“永恒”这个词。其实想像力能够达到的超验程度并不是通过复杂的技巧性作品——这些装腔作势的玩意儿往往正是想像力的贫乏的标志——来表现的,而正是在这些似乎人人理解,深究起来却无人知其所以然的概念中,直觉才发现了其软弱无力。我们只能以这样或那样的方式解释这个宇宙,我们真的无法自大到要改造这个宇宙的程度。在某种意义上说,所有的物理学家和哲学家都是被放逐的。他们看到的真更多,但他们的无奈也因此更多。他们还不如为人不齿的政客和商人,至少这两种人让我们暂时地忘却一些真,把眼前的、炙手可热的、虽然也是腐气熏天的利益作为存在的意义,并把转瞬即逝的时间当作永恒。说到底,谁能够真正地管得着自己的身后事呢?

但这真正地是一个理由吗?我们也许真的没有任何办法冲破时间的蒺藜,回到东周列国,或是去向那未知的美丽新世界。可是,我们至少能够为我们以为自己已经知道的、了解的、掌握的、控制的所有这些有关我们身处其中的宇宙片段的时空的知识仓库中,开一扇尽可能大的自由意志、或至少是自由思想之窗。我们确实无法在没有真的空气里长期生存,因为那让我们心力交瘁。但如果所有的真、或者说终极的真已经被发现,我们同样无法长期生存,因为我们这短暂的生命不能抵挡这长长的时间里无事可做带来的空虚无聊。好在作茧自缚乃是人类为数不多的本能之一!人们一忽儿从真之茧壳中探出头来,想想自己该如何用三餐饭来填饱自己的辘辘饥肠,一忽儿却又用知识的蚕丝把自己再次封闭在温煦的真之安眠里。

所以为人的实践,在开过蒙以后就变得左也不是、右也不是了:幸亏我们有着一个共同的解脱之途。但愿人长久,各有别样天。

3 Comments

范德成 2009年11月26日 Reply

可叹,但我不会像你这样叹。人生短暂不错,但是人又不是没有原因自然生出来的。那既然历史给了你我,或者说人类这样一个生出来的机会,那么在你我死了以后,人类灭绝以后,历史还会再给这样一个机会。换个角度说,宇宙都可能不止一个,生命也未必只有一次。所以对于唯利是图的商人,我也只是冷眼旁观一下,他们选择的也只不过就是一种生活的方式而已。我有我自己的选择。这一点上大家都是平等的,都只是在构造自己的人生而已。什么叫本份?不要妄想去做那些做不到的事情,这就是本份。

p.s. WordPress 的评论功能似乎界面并不友好。一旦我忘填电子邮件地址了,按了提交以后它会报个错误,然后再返回原页面,所有评论内容都丢了。

catherine 2010年6月22日 Reply

对一个人最可怕的处罚不是死亡,而是永生。
看着身边人一个一个离去,那是怎样的痛苦,beyond words.

可是离开人世间又像是从未来过这里又是一种的无奈。
唯有famous people 让人羡慕!这样的“永生”实在叫人望成莫及。

慕容复的speech 也很有意思
“宁可不流芳百世,也要遗臭万年”
哈哈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