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满心园

花开,花落。樱花并非那稍纵即逝的昙花,过短的美丽即使眩目,也终究不祥。樱花也不像后凋的松柏,年复一年地吐露着的仅有生命本身,而为了活着只能将生命之外的主题简化到空白和无谓。樱花开时,春色盎然,妍丽多姿。樱木成林之处,简直如同以属七和弦为主的小奏鸣曲,全无妖娆之虚艳而富于养性之怡情。而单株或相邻的三两株樱木的话,在樱花盛开之季也给周围的一大片空间带来了任何其它的花木都难以实现的凄美之感。因为樱花之动人贯穿整个花期,尤其是那七日樱的满目飘零。那枝头不停散下的樱雨,教人感叹何以春日苦短又将那阳春之累积毫不犹豫地主动散尽,将命数的定局也进行得如此毫不含糊。

上海实在是赏樱的绝佳去处,或者可能是我比较幸运,无论是住处还是供职之所都有樱花。每年的樱花时节,往往春和日丽。毕业五年来,成就什么的是谈不上,工作本身却一直是非常忙碌。从旁人的眼光来看,即使说我是故意只找那些使自己忙个不休的事做也未尝不可。然而即使工作十分劳累,每到樱花盛开的时节,我却必然要花上好几小时于彼。站在纷纷扬扬的樱花雨里,不仅芬香馥郁,正如新渡戸稲造深情地写下的那样:“桜の芳香が朝の空気をいきいきとさせる”,并且感觉心灵上也被轻轻地拂去了躁狂和不安。

就像那不灭的先人之魂,仿似化作了这满天的樱花。给我们展示了一生的荣耀,默默无言却心语相通。在无为而忙碌的平日,感到世界的很多部分就像坚冰。唯在这樱雨的笼罩下,感到血管被温煦而坚决地复苏,浑身新添着的是承自遥远天际的Ολύμπια的众神,以及已在别世的父辈们的上古之力。同时也向我们自己发问:当纵身跃向大地之际,能否把微不足道的一生融入这华美?

不知不觉,心园已落满樱花。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