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为家

几个月前看了一个访谈韩美林的节目,主题是他的新作《天书》,至今记忆犹新。说实话,虽然名字如雷贯耳,但这是我第一次看到他的形象,可以说是特别的巧合(我是几乎不看电视的,而且是从节目的中间部分开始看的)。只看了一两分钟我就意识到虽然不知道荧屏上的这个中年人是谁,但绝对不是等闲之辈。他对于艺术已经不是一般的理解和实践,而完完全全地成为了艺术的一部分,或者说是艺术的化身。他不仅通美术,而且通音乐;不仅通中国民族艺术,也通亚洲和西洋艺术。只寥寥数句就点破艺术的很多深奥之处,而且如我之辈都完全能听懂。他用很大的精力来说明他的艺术成就来源于民间的搜集和对中国古文化第一手材料——象形文字及其原始形成态,亦即“天书”的参悟。可以说我完全被他高雅的仪态和通俗的话语吸引和震慑,这在艺术家的身上还可以说是前所未有。最后他说,艺术家就应该做人民艺术家,带着一脸真诚。

最近也是无聊时在网上随便浏览,发现了一条非常有意思的娱乐圈传出的新闻,说是香港演员黄秋生也自称“人民艺术家”,值得注意的在同一条新闻里提到,他对内地官方授予的“香港回归十年最佳男主角”这个看起来光鲜得多的头衔,却并不感冒。

香港这个地区的意识形态可能和世界上任何其它地方可能都是大相径庭的,而这样的意识形态集中表现的表演艺术从业者,可能从来都是连狗仔队都能躲就躲,更不用说和当地民众有什么实质性的接触。居然这样生活在镁光、特效和剪辑中的人和远在天边的大陆中的一个成天在和面朝黄山背朝天的农民打成一片,并研究他们的传统艺术的人不约而同地自称人民艺术家,并且把这个人民艺术家特别当回事,觉得比一些后知后觉的莫名浪得更重要。

我以为这样的人是更可信地能够做出地道的艺术作品的,并且相信他们自己也比同为艺术家的很多同道中人要快乐和丰收。“人民”,这中间包括了任何社会中的绝大多数的人。我们资源和灵感的来源只能是他们,我们销售和服务的对象也只能是他们。如果我们真的想作一番可以称为事业的努力,我们别无选择。如果有一天我们可以被称为什么家的话,我想那就应该是我们真正地找到了属于自己在人民中的家。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