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旬之赞

一个人在何处表现出其才能,也必然会在此处表现出其平庸。人们对于变化的崇拜总是甚嚣一时,然而对于古文明的各种研究却以惊人的一致指出在任何一种智慧生命的表达中——即使还没有成形的文字——太阳和月亮都被不约而同地放在最核心的地位。换言之,已经发明了航天飞机、完成了David Hilbert 23个数学问题中的16个、每天产生超过数千种新专利的高度复杂并且迅速演化的人类智慧,构成其载体的表达系统的一切都可以看作我们所见所闻的最平庸实体的衍生。这也就能够解释为何无论多么惊天动地的历史总是被人忘却、发现、再忘却,其原因恰恰是存在本身竭尽全力地向我们揭示过去和未来,而我们却早已习惯视而不见。崇拜日出和日落的行为放到现在可能已经不仅会被斥为迷信,还是一种较为低级的迷信形式。可是在我看来,倒是要比崇拜股价和投机来得地道。

2009年是沉默的一年,也是多产的一年;是艰难的一年,也是收获的一年;是等待的一年,也是发展的一年;是绝望的一年,也是希望的一年。我深深地被存在的魅力折服,更加看淡了人生的沉浮。身上的旧力量快要耗尽了,但是无限的 神赐的新力量却不能抑制地让我感觉到了一扇巨大的殿堂之门正在向我徐徐现身。我知道自己不会推门而入,只会闭上眼睛任由那门中透射出来的希望和生命之光笼罩。2009年,我摆脱了对于平庸的恐惧,几乎在同时领悟了奇迹和悲剧的源泉。

十二年前的稚气少年身上,蕴藏着的全部只有想像。谢天谢地,虽然我忘性极大,但不该忘却的的确没有忘却。

One Comment

catherine 2010年6月16日 Reply

超级喜欢你的文字哎。我今天看了你的随笔一天。感动,敬佩,折服,大气又不乏细腻。我像是在读大家之作一样。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