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九年首随感

连续两年的12月31日,上海都是阴天,因而没有办法去拍摄“一年的最后一抹阳光”主题照片,实在是有点遗憾。不过话说回来,这么多年来也只有2010年12月31日在张江华佗路的办公室拍成了一张尚算满意的。很多事情,可遇而不可求,但当然这不是放弃追求的理由。

时间流转到2019年的意义在于,一个世纪的五分之一不知不觉地马上就要过去了。很多感觉还是在不久以前被创造出来的事物,并且可能仍然在大量地被使用者,比如Windows XP,居然已经有了近20年的历史。几年前,我记得应该是和图灵公司的傅志红总经理聊天说到亚运村的时候,才意识到在北京举办的那场亚运会在当时应该已经是25年前的往事,而放到如今更是已经过去了30年。历史会给人造成各种各样的错觉,有的时候我们会惊异于看起来极其先进的理念或产品实际上问世时间非常早,而有的时候我们感觉简直应该是人类与生俱来之物却乃非常晚近的发明或创作。

时间可以改变一切,也唯有时间可以改变一切,时间也是唯一不怕时间消磨者。时间会把有利之物抹平,也把不利之物抹净。有些情况下,我们不必主动去做一些事情,时间会替我们做好。当然,什么都等着时间去替我们做好的话,结果一定会不如人意。有所为是一种能力,有所不为是一种需要同等智慧的能力。

新年往往是下定决心的好时机,但我不太喜欢这样做。我把每一天都看得平等,更何况每个人都不缺少决心,反而很重要的是取消一些决心,把时间和精力分配到更值得的事情上去。而且,当然判断怎样的事情值得去做也需要有多元化的标准和开放的心态。比如说,取悦自己或者说是满足自己一些小确幸的愿望,也多少应该占有一定的权重。

无论如何,又过一年。去年的很多事情,今年要继续推进。去年的大事记已经新鲜出炉,欢迎浏览。

发布者:高博

读书人当以时时自省,身居安所而思危,不以学高而自满、不以位右而凌人、不以财大而奢靡。论体力,不及农家之孩童;论经营,不及市井之小贩;论治国,不及小地之长尊,何高之有哉?唯常人不屑用心之所,乃吾用武之地。费数载之心力,研究机器运行,数字变幻之术,此皆不足一提。学问无止境,做人有高低。一日必三自问:“今日有德得乎心邪?”行事非敢乱,求学无敢止,本人自训也。

留下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