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半年的IT小结

范德成兄在Windows Live Messenger上说的一句话,给我以不小的震撼的启发。他说(原话英文),“我在我的新Android手机上成功地用Python跑了一段脚本……这手机的CPU性能已经十分接近奔腾2。”

原来如此。IT业界其实并不是只由一种单一的摩尔定律在掌握,摩尔定律具有多重性。首先,这种多重性体现在层级上。就存储而言,依CPU缓存、内存和外存为序,每过一段时间,它们的容量就会翻一番,翻番的速度是层次越靠后的存储越快。外存这一个层次现在已经有再次分出次层级的趋势:最快的是固态硬盘(闪存或闪存阵列),次之的是普通硬磁盘,再次之的是光存储。当然,层次越靠前的存储,价格越昂贵,但是摩尔定律给人以希望:价格会过一段时间就缩水到原先的一半,而容量则经历同样的时间变成原先的一倍。如果是在理想状态下,一反一正,这可就是400%的性价比。当然,理想状态一般是达不到的,但是期望有两倍的性价比还是较为合理的。市场上也常常会出现供过于求的情况,或是出现重大技术革新。这么一来,出现超过期望的情况也不为奇怪,比如最近的内存市价就出现了这种状况。

然而,摩尔定律的多重性还表现在不同的产品线上。在过去的很多年里,计算产品线主要就只有家用电脑和服务器两种。很多公司试图把家用电脑这条产品线上再划分出诸如商用电脑和消费级电脑、普通电脑和工作站、普通笔记本和上网本的细分市场,但是都不十分成功。除了台式机和笔记本的划分,算是有了一些成果。究其根本原因,还是在于所有这些计算产品使用的都是大同小异的操作系统和应用软件。并且,商业操作系统的内核有非常明显的趋同趋势,亦即,用于家用电脑和服务器的操作系统相同的内核,仅仅是根据硬件的不同做一些差异化的配置,以及预装一些专用的管理软件。从这个观点来看的话,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这两条全新产品线的出现,无疑是IT业界的重大革命性事件了。

是的,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的概念早已有之,但是能够称为产品线,还是非常晚近的事。不能不说,这两条产品线的臻于成熟,离不开苹果公司的大力推动。苹果公司在这场产品线的革命中,一方面采用了按照摩尔定律还要更晚才会被这些产品线采用的硬件,换言之,它将定律曲线在时间上压缩了;另一方面又打出了自己在用户体验方面的王牌,弥补了硬件的不足。有了这两个方面的促进,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提前了很长时间达到了用户期望的阈值,爆发式地流行起来。当然,这只是一半的事实,另一半是谷歌奋起应战,推出竞品——Android操作系统和相应的软件生态与苹果竞争。在这两个巨头竞争的背后,还有一家正在蓄势待发,这就是微软公司。它将推出针对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而设计的专用Windows产品线,虽然现在还未成像样的气候,但是下一版本是全世界都十分期待的。

很有意思的一点是,所有这些公司都把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归为是同一个产品品目,采用了同一的操作系统。原因可能是它们都是手持设备,因而硬件上都有着多点触屏、GPS和无线传输、陀螺仪和各类传感器等共同点;也可能因为苹果这么做了,其他的公司也就照抄了模式。无论如何,这两条产品线从摩尔定律的角度来看,潜力还十分地大。而产品线之间的发展并不同步,并且有趋同的趋势,那么过几年,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配置与家用电脑甚至服务持平,或者超越后者,都不是令人意外的事了。事实上,现在已经推出的双核手机就有着很高的呼声,它的普及也是指日可待。

半年内,我们全家的手机统统换成了智能手机,主要是Android手机。而之前的手机不管功能多好,也不能免掉被淘汰的命运——这就是代际更迭无可抵挡的力量。方向不对,再努力也是徒劳。由此看来,这也就是山寨之无出路的根本原因。摄像头做得像素再高、喇叭做得再响又有什么用呢?狠角儿从来是先做产品,再拼价格,而没前途的玩家则相反。

新出现的产品线对于传统的产品线也有反作用,比较明显的一点是软件分发模式开始悄然地变化了。除了传统的盒装或下载安装以外,与帐号绑定的网络分发模式也开始流行起来。Ubuntu新立得软件中心模式是一个进步,它可以由统一的分发中心来检查系统中的软件版本是否过期,并随时分发最新版本给用户。但是仍然是苹果的App Store将这种模式推进到了一个近于完美的程度,它将软件与用户权利和体验通过帐号绑定起来,通过帐号,软件分发可以精确地按“人”的需求进行。首先,它实现了“同步分发”,可以迅速地在一部新购的手机或电脑上装上之前安装过的一切软件,而不用再一一回想需要下载和安装哪些。其次,它可以跟踪许可,对于购买了有限许可证数量的软件,它可以及时地更新安装数量,防止冒用和盗用;再次,有些软件还可以同步用户数据和配置,比如游戏进度等。一句话,与用户帐户绑定的软件分发,实现了将用户的全部软件体验都同步,可以说是让软件多了“人味儿”。有一万个用户,就有一万种不同的Office使用的习惯和体验,为什么这些个性化的东西不能在新装电脑时就同步呢?目前,苹果电脑的新版Mac OS X操作系统也开始使用App Store来分发软件了,而微软也学习了这种模式,推出了Windows Store,来保证不同产品线上的统一用户体验。所以,每一次革命的变化,都是给整个业界带来长进的。

AY2011

今年的过法儿让我想到一个笑话:有个地主老财去朋友家吃饭,回家以后对儿子说,不爽,最后一块肉没吃到呀!小崽子问,你为什么不去夹呀?答:筷子上有一块肉。那为什么不送到嘴里呀?嘴里还有一块。那为什么不咽下去?喉咙里还有一块。到年终之前,简直抽不出任何一点时间来写博客,等到终于横下心来写了,已经只有年终小结可写了。

体力不如从前了,想通过减少睡眠的办法来增加工作时间,基本上不再现实。只要脑袋挨着枕头,就如同被钉在上面了一般,闹钟是完全无用的。并且,很有意思的是,身体好像和公交汽车的发动机频率发生了一定的共振催眠交应,每次坐公交必然睡着,哪怕只坐三四站也睡得人事不省。一年之间,在车上居然没有财物被盗(之前却有好几次),可能也是看上去实在太穷的缘故了吧。

这一年的主要收获是下定决心学会舍弃。只有不得不办之事,和对自己实现目标有关的事,才能占用每天的时间表。如果不能这样做,必然的结果就是不得不办之事和指向目标的事得不到足够的时间和关注资源的投入,从而达不到自己满意的质量。当然,今年也完全不能说所有的事情都做好了,但是大体明白有哪些事可以连看一眼都不必,哪些事则必须不厌其烦地反复检查和尽力优化。

在公司内外认识了一些非常优秀的人,但其中有些我自认为还不够资格称他们作朋友,因为只有互相认为是朋友的才能说是朋友,希望在未来能够和他们成为朋友。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我能够为这个世界做的太少,能为这些优秀的人们做得太少,他们的时间尚不值得花很多在我身上。我有一颗真诚的心,但是光有真诚还不够,还要有足够的硬实力和目标契合才行。也许所谓的机缘,同样会发挥一定的作用,但是在这个压力极大的社会下,耐心该是多么珍贵之物,而在取得一点成就之后能够不以为意的平常心,又该是更加难得的了吧。这么看来,在心态尚不能调整好的时候,未能取得不能承受的成就,也未必不是好事。逐渐地培养起了一些对于产品和团队的投资人眼光,这一点主要归功于公司领导的身教,这一点决非阿谀奉承。其实向优秀的人学习会很有益这一点人人都知道,只是学习意味着对自己的改造,这后一点的克服才是最大的障碍。可喜的是,在这一点上,可以说一句“何有于我哉”。有一些重要的行业正在兴起,一开始充满了跌跌撞撞,但是终将成为巨大的洪流。我身在其中,我的团队也在,只是不知道能不能全员坚持到底。

有人说明年是世界末日了,有人说是后年,包括今天刚买的《科幻世界》上也这么写。但是既然Евге́ний И́горевич Ки́син演出行程已经排到了2014年,可见还是大有人觉得对此可以不以为然。命运当然不可捉摸,但是只要时间还在流逝,一切就有希望。其实没有末日,唯有希望。2011年,我的蓄力之年。如周筠老师说,功不唐捐。既然如此,就静静地捐吧。

当存储已成白菜

大概也很少有人会觉得存储会成为一件苦恼的事,因为大多数人使用存储的量并不十分的大。比如,现在主流的笔记本硬盘至少也是320GB,而500GB的硬盘也决不罕见了。但是仅就容量的单价而言,相对于硬盘,内存价格的跌幅实在是太惊人了。就今天的价格来说,一条容量为4GB、数据速率为1333MT/s的笔记本内存最低价格为115元。换言之,如果配备两条这样的内存,将容量升级至8GB的话,所支出的费用不过区区230元。而在半年前,这个价格仅够买一条容量为2GB的同等规格的内存。从这个单独的现象来看,摩尔定律简直是已经out了。当然硬盘价格也有降幅,但是远没有这么夸张了。单就内存而言,完全可以说存储价格已成白菜。顺便提及的是,似乎最近菜价真的开始下降了,而且降得不少,肉类也是,这不能不说是人民群众所喜闻乐见的。

那末,可以想见的一个自然的结果是:8GB甚至更高容量的内存很快就会成为主流的标准配置。据我在微软的朋友说,现在的工作用台式机,不配个16GB,已经不好意思发给员工了。不知道是不是夸张,但无疑并非空穴来风。而很多人肯定也像我一样,会花一点钱来把内存升级到8GB。现在,1GB的DDR3 1333内存是着实让人发愁的:扔也不是,留也不是。送给别人,简直是觉得还要欠人情的了:别人电脑里的一根插槽不就被你浪费了么?无论如何,我这里还有升级淘汰下来的一根完全可用的,放在淘宝上了。如有需要请留言,我免费送您,关系好的话我连快递费都替您出。

我在前面的一篇博客中曾经说过,3GB的方案是接近最优的。现在我收回这句话,无论如何,现在不用8GB内存的话,就是对不起自己了。但是,我说那句话是有背景的:那就是32位操作系统还是绝对主流、64位操作系统兼容性还不好的时代里,内存超过4GB是没有意义的,因为用不上。而现在,Microsoft Office和Adobe Flash Player的最新版本都出了原生的64位版本,再守着32位操作系统不放,显然就是一种过分迂腐的表现了。可以肯定的是,基于Windows NT 6.1内核的操作系统,应该是至多倒数第二代客户端版本还提供32位选项的了。如果微软足够激进,完全有可能在Windows NT 6.2——即现在还称为Windows Developer Preview的版本到达某个里程碑时宣布中止开发32位版本,而使得该里程碑成为32位Windows的绝唱。才仅仅升级了8GB内存并换用了64位的Windows 7几天,我就简直感觉自己无法去想像在3GB和32位操作系统下工作的情形了。真真是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呀——这可能是代价最小的奢侈体验了!苹果出品的MacBook Air笔记本电脑把4GB内存固化在主板上的做法,有效地降低了机身的体积,但是可能没有料到内存会降价这么厉害,否则肯定会焊至少8GB上去。现在它却由于不能添加更多的内存,而要遭遇一定的尴尬局面了。

专业IT人士,无论如何都应该趁这个宝贵的机会,进行虚拟化的实践。在配备了8GB以上内存的计算机上,完全可以为虚拟机分配足够的资源,使它们获得接近物理机的性能,而这个在以前是没有办法想像的。并且,现在最大的两家虚拟机产品供应商VMwareOracle,提供的免费最新虚拟机产品已经非常靠谱了。VMware Player 4.0.1已经添加了创建虚拟机这个最关键的之前在免费桌面产品线上未提供的核心功能,除了还不能打快照以外,已经基本上完全够用了。而VirtualBox 4.1.6则大幅度地增加了对于Windows早期版本的支持力度,现在甚至可以说已经在某些方面超越了VMware的对等产品线。比如在我使用的ThinkPad X220上,在VMware Workstation 8.0.1上安装Windows 2000 Professional会在最后阶段循环重启,而在VirtualBox上安装却能够顺利地完成。

那末下一个价格跳水的存储会是什么呢?希望可以是SSD存储吧!这么一来,运行传统操作系统和应用程序的性能瓶颈基本上可以说是不复存在了,当然要最大化地发挥SSD的优势还是要靠新一代的操作系统的专门设计才行。这一天,无论如何地是不远了罢!

激情九十年

这些天又重读了几篇如陆定一《老山界》《金色的鱼钩》毛泽东选集中的《游击区也能够进行生产》等几篇按现在的话说,是“红色文章”的文字了。时隔几十年,这些文字读起来仍然不免让人感觉激情盈胸,中国共产党的创业者们,的确是从那样的艰苦环境中坚持着梦想,坚持着工作,才能一步一步地使整个中国大地都被感动。时至今日,不能不说仍然在中国没有任何一种力量能够以其精神的力量使得这个民族的主体随之而动。即使以现在的观点来看,很多创业过程中的业绩并没有宣传资料中的那样带有耀眼的光环,但是换言之,保罗·里维尔旧北区教堂夜行传信,以及列克星敦的枪声归根结底,也是远远不及长征创造的人类行军史上的奇迹。

共产主义的理论和实践,还远远没有能够到足够作出哪怕是阶段性结论的时刻。而在具体的日常生产和生活中,人们更是难以分辨和思考这些形而上的问题。然而仅凭着理论的先进性,想要取得任何的认同,或是实践的进步,都是难以想像的。在一个规模大到像中国这样的国家组织中实施一种共同的理念,激情可说是不可或缺的。激情有时甚至会以暴力和流血的形式出现,并且在个体的身上不免于以悲剧和遗憾收场。但是,共产主义作为一种理想却是始终会给人以激情的动力的。它深深植根于民族的地缘和经典,是一种宁愿饿毙也不放弃对真义之信仰的坚持。

我们身在历史中,面对的是高度不确定的未来。共产主义的理想,中国共产党的实践,就是我们每日生活呼吸于其中的客观存在。九十年,并不是一段可以简单概括的时间。一个以激情发家的政党,现在正以激情管理它创下的事业。我们在重温那铁马冰河的旧梦时,也会默默地给予中国的每一位子民以祝福,希望有一天,共产主义的理想会在这片生生不息的土地上完整地实现。

2011上海高考语文作文

2011上海高考语文作文要求:

  1. 犹太王大卫在戒指上刻有一句铭文:一切都会过去。
  2. 契诃夫小说中的一个人物在戒指上也有一句铭文:一切都不会过去。

这两句寓有深意的铭文,引起了你怎样的思考?自选角度,自拟题目,写一篇文章。要求:(1)不少于800字,(2)不要写成诗歌,(3)不得透露相关个人信息。

人生于世,难免经历大事件。生老病死、悲欢离合等,这些是大多数人会在生活和成长中遭遇的;战争、瘟疫、自然灾害等,这些巨擘在发挥它们的威力时,往往将毫不知情也毫无准备的人们不由分说地卷入其中。回首往事的时候,老人们往往会将他们一生绵延数十年的时间,描述得好像若干重要事件连缀起来的珍珠项链,甚至好像一辈子只有那么几件事是值得一说并且反复讲述的。经历重大事件以后,我们就会自然地面临一种选择:是让它萦绕在心头成为我们前行的羁绊,还是以主人的姿态面对它,使它能够成为让我们能够更好地前行,而提供有效的动力和支持的工具。

有两种常见的态度来对待个人所遭遇的重大事件。一种态度是:一切都会过去。换言之,今天的荣辱得失,随着明日太阳的升起便会减损一分。而再过数年回首一看,说不定会对当时居然以如此认真的态度来看待此事而哑然失笑。另一种态度是:一切都不会过去。有其因必有其报,每个人必为其所行之事而自食其果。从长远来看,一个人性格的形成与其经历息息相关。更有弗洛伊德的学说可以证明,即使被遗忘,一切也只不过是潜入了下意识,仍然决定着我们未来的意识和行为。

无论我们愿不愿意,一切都在逝去如斯,唯有时间是任谁也抓不住的。如果忘记了这样一个基本的事实,那末我们可以说这样的人是缺乏面对的勇气的。尽管有些灾难让我们难以忘怀,尽管有些打击让我们难以重振旗鼓,尽管有些景致让我们流连忘返,尽管有些褒奖让我们想永远躺在上面,然而不变的事实是这些都会过去。活在过去,是没有生之希望的。祥林嫂尽管十万分地令人同情,但是最后也不免使人怒其不争。过去的不幸,唯有从现在开始用心收拾方能扭转;过去的成功,也唯有从现在开始继续努力方能继续。一切都会过去,而一旦过去,便进入了无可变更的王国。在过去面前徒唤奈何,于事无补。之所以将这个亘古不变的真理写下来,就是提醒我们无论经历怎样的事件,只要它已经成为了过去,就不要再受其所累,而应该想想从现在开始如何为自己当下的目标而奋争。不能从不幸中摆脱的人,是懦弱之徒;不能从成就中清醒的人,是无能之辈。

然而无可否认,重大事件对于任何的个人乃至群体和民族的影响也是不可忽略的。过去是一种免费然而是无价的财富,并且最妙的是,它是量身定制的。即使我们不再说忘记过去就意味着背叛这样的官话,但是过去一旦过去,就成了不可变更的积淀。正是沿着这样积淀而成的阶梯,我们才得以走到今天、走向未来。诚然,过去的事已经过去,但是任何发生过的事却又注定会对之后的事产生种种的影响,因而过去并未真正地过去,业已发生之事,就永远存在。

因此,发展辩证而有力的历史观点是十分要紧的。对待过去的事,不应该耗费精力将它留住,而应该从中提取对于我们当下和未来有益的经验和教训,或者至少也要总结出值得博人或博己一笑的可乐之处。虽然“无可奈何花落去”,但仍可“化作春泥更护花”。说到底,我们只能活在当下和未来,但当下和未来又会变成未来的过去。我们连同我们作创之物终将成为过去,但如果我们可以很好地利用过去的一切为世界创造更多美好,我们也可以欣慰地知道,这些将为持续地后人造福,从而永远不会过去。

故宫无言

唯一一次去过故宫,还是在我上小学低年级的事。惭愧地说,以当时我的心智完全不足以理解它哪怕是浮在最表面的美感,以至于虽然是作为去过故宫的人立在世上,竟然完全在脑子里没有哪怕是一点有关形象的印象了。不过,正好比李敖没有去过北京法源寺,却可以写《北京法源寺》一样,这个做法我是赞成的。能够亲自去故宫目览国宝,自然有它不可替代的感官享受,然而故宫所收藏和象征的,我以为一是资料和产品精华的累积,二是国人杰出才智和不屈奋争的记录。说到底,没有任何人能够在有生之年的短短几十载中,将如此厚重的累积和记录哪怕只是过目一次。因此,说到底,参观故宫并非是唯一一种了解此种累积和记录的形式,更不用说是“游览”故宫了。甚至可以说,想要通过这直接与故宫接触的形式来了解它,所需要付出的代价,为常人难以想像。反而是行动不便的残疾人,由于这不便,反而借着了这观察细致的优势,我想任何认真地读过《我与地坛》的人都会同意我的看法:必须投入大量的时间和全心融入的体察,才能浸出一些同道之人才能体会出的味道。地坛和故宫相比,自然不在一个数量级上。但是既同为厚重的存在,它们也是必然都是需要长期叩问,才会露出一丝答案的。对于不肯这样去做的任何人,它们的回答只能是无言。

盗卖文物对于故宫来说,绝对不是新鲜事了。在清朝末代皇帝溥仪的手里,建福宫中的大量珍宝封存多年之后突然被发现,从此遭殃。被盗卖得不得不管管时,被一场无妄的火灾付之一炬。这个规模和最近发生的故宫盗窃案相比,可以说后者都不好意思自比为小儿科。后来发生的事,是比较令人悲哀的。一件事是故宫博物院负责人向北京市公安局赠送锦旗,上书“撼祖国强盛,卫京都泰安”。被指出“撼”字显系错字,结果还无理狡辩。另一件事是故宫搞了个私人会所,据说是身家10亿方能达到注册会员的标准。这种事,目前在中国好像是特别地多。我一直搞不清楚,这个10亿是指现金拥有量,还是指把股权、期权、债权、应收帐款、固定资产(计不计折旧也未可知)、无形资产乃至预期收入统统算上达标亦可?总之,搞了这么个事儿,结果地点偏偏就选在了当年走过水的建福宫,令人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然而更让人觉得事态严重的是,在所谓的一个“开张招待会”上,宣读了这么一份东西:

“‘建福’承运,特昭告曰:在兹辛卯春日,紫禁城建福宫修饰一新,堂皇揭幕!阳春景明,万象更新。名园落成,喜迎佳宾。当此“四美”足具、“二难”并至,务使社会贤达、精英人士,一体与闻。谨此!辛卯年三月二十一日。”

这篇文字显然狗屁不通,和参会人的文化程度可谓相映成辉。然而这篇东西反映出来的狼子野心,却是十分昭然。现今的富商阶级,已经再次蠢蠢欲动地开始企图觊觎最高权力。甚至一些刚刚进入这个圈子的新人,如戴志康沈南鹏,也毫无惧色地承受了这种中国传统文化中可能会导致最厉害报应的名瓮——从古至今,凡经商而与核心权力接触,最后不身败名裂甚至遭遇灭门之祸的,未之有也。然而,这样的商人却是前仆后继,盖因其无知而有欲,故无惧于天也。故宫无言而承天命,天命昭昭,一发祸至,而悔之晚矣!

嗟乎!国本如斯,烝民何情。惟其威哉,天下平定。薄伐贼子,至其灭净。天恩浩荡,快哉快哉!

何伤于日月

毫不奇怪地,永中科技破产了。尽管所谓的永中软件还在叫嚣什么“永中科技和永中软件是两家公司”,什么“只是股东变化而已”,然而无可否认的是这两家公司实际上只是破产的时间点有着先后之分的同一坨屎而已。它们能够拿出来的东西,无外乎是所谓永中Office——听说最近还出了个在线版。我以一个试用过他们产品的用户角度,可以负责任地说,有万分之一的用户能够正常地安装并启动这个软件就不错了,而有十万分之一的用户能够用它第二次就几乎是不可能。千万不要告诉我“主要是政府采购的用户在使用这个产品”,政府采购来软件产品会给谁用呢?应该是公务员吧。而在公务员的办公软件中,Microsoft Office办公套件的普及率如果不是百分之百,那也是十分接近于百分之百的:公务员几乎是正版Microsoft Office办公套件普及率最高的一个行业。即使是在上个世纪的DOS时代曾经风靡过全中国,而Windows时代也在功能和兼容性方面已经做到了相当水平的金山WPS办公套件,在当今的竞争格局中能够真正将其用在生产环境里的人又会有多少呢?

可笑的是,恰恰是这个永中的负责人叫出了“用创新踢微软的屁股”“微软是在抄袭永中”等狂语。对此,我只能说“人虽欲自绝,其何伤于日月乎?多见其不知量也。”企业不靠谱的一个明显标志就是它在没有任何值得一提的实力的前提下,公然叫板行业领袖。虽然这样的叫板可以引起昙花一现的不明真相的脑残媒体的关注,但是无一例外地,这样的企业下场都很难看。举几个例子吧,维基百科的创始人吉米·威尔士应该说已经算是互联网的风云人物了,但是当他推出了维基搜索引擎Wikia并在没有做出任何成绩之前就号称要挑战谷歌时,结果就是经营数月以后倒闭——如今的Wikia已经是访问量不敌好一点的个人站点的小破网站了。我不能不十分惭愧地想到我在第一次创业的时候,团队内部也曾大言不惭地号称自己的产品将要比阿里旺旺做得更好。但是,事实是无情的,那次创业被证明是彻彻底底的失败。不仅损失了近百万的投资,让我花费了数年才勉强地恢复元气,并且让我丢失了几个非常重要的人脉结点。如果说那次创业给我带来了任何的好处的话,那就是我清楚地感受到了自己的差距是多么的巨大,从而让我学会了在心怀理想的同时,能够脚踏实地地工作;同时,也懂得了珍惜自己的每一点收获和进步,坚定地朝着自己设定的哪怕看起来并不那么酷炫的目标迈进;最重要的是,它让我明白了对同行的尊重,尤其是对取得了成就的同行的发自内心的尊重。正是因为明白了创业有多难,所以才对于那些在创业时取得了哪怕是并不十分大的成就的同行发生了这样的敬佩之情,更何况是像PC软件领域的微软、互联网领域的谷歌、个性化电子消费产品领域的苹果这样的无可争议的领袖,我真的是觉得在没有取得极大的成就之前,老老实实地学习它们总会是不错的选择。真正有能力挑战这些巨头的,却从不发狂语。比如Facebook,从流量上说已经快要赶超谷歌了,并且它的数据收集的规模已经不在后者之下,且都是最有价值的真实用户资料和完整活动记录这样的无价信息。我觉得做到这一步,再号称自己要打败领袖也不迟。但是往往做到这个程度的,都会觉得一来说不说都一样了,二来也觉得说了万一做不到的风险太大。只有无知者最无畏,国内有多少软件企业,骗取着大把的国家科研经费,挪用在和贪腐的官员和无耻的企业裙带高管吃喝嫖赌无恶不作之上(我称之为取之于官,用之于官),真正卖力的软件工程师却长年得不到升迁和加薪,甚至长期在没有加班费和调休的条件下打着疲劳战。真正的人才是不可能在这样的环境里呆上哪怕很短的时间的,所以这就造成留在这些企业里面的都是庸才和蠢货,他们既写不出高质量的代码,也做不来有价值的测试,更不必说管理好产品定义、发布和生命周期了。

永中科技就是典型的这么一家企业,它骗取了国家数千万元的“核高基”科研经费,做出的产品惨不忍睹。不说别的了,它竟然建立在Java虚拟机的基础之上,我还说什么好呢?从软件的安装过程中,任何一个在正规软件公司有过一年以上工作经验的人都应该轻而易举地发现它没有做过哪怕是最起码的测试。就这么一家流氓企业、下三滥企业、狗屎一样的企业,却叫嚣出了挑战微软的狂语。这不能不让人引以为鉴,让那些决策者们,以及老百姓们一听到这一类的狂语,应该对于发出它的企业予以特别的审视。十有八九,这样的企业将会是劳民伤财的和不负责任的,这样的企业一经发现应该予以立即关停,其负责人应该被永远禁止从业,如有挪用科研经费等违法行为的应该追究法律责任乃至刑事责任。只有如此,才能够净化行业的空气,这个本来就特别需要踏实的行业才能健康地向前走。

互联网三大基础应用之今昔

如果我问一个问题:3和7中间是什么?小学生会回答,是4、5、6。天真无邪,但正确无误的答案之一。但如果你是中国第一代接触PC、现在又从业于相关行业的人,你应该知道3和7中间即使不像连续统那样存在着深不见底的鸿沟,却也决非像自然数那么自然的。如果简略地说,3和7中间有3.1、3.2、NT4 Workstation/Server、95、98、Millennium、2000、XP/Server 2003和Vista/Server 2008,说到这里你应该明白我是什么意思了——如果细究起来的话,我可以把答案写满整整一个屏幕。更不必说,这当中还经历了16位到64位架构,以及数以百万倍计的存储容量扩张。无论现在平板电脑移动互联网发展到何种先进的程度,我们都不得不承认,是PC的普及将电子计算能力带入了寻常百姓家,更重要的是,它也将电子计算的概念深深地植入了我们每一个人的行为和决策模式之中,这可以说是人类有史以来最为深刻的变革之一。而在这一切一切的变革之中,互联网络的影响又占去了十之八九,所以说互联网成就了PC所想要达到而未能达到的目标,这话是完全没有夸张成分在内的。但是互联网应用的爆发式增长却离不开PC,没有PC的发展,互联网的发展乃成为无本之木,这话同样也是完全没有夸张成分在内的。如果从这个观点来看的话,我们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1996年左右到2000年这段时间之内,可以听到一种说法,说是互联网有三大基础应用,它们分别是TelnetFTP电子邮件——无一不是在PC终端上可以得到广泛传播的应用。

十几年过去了,这所谓的三大基础应用当然仍旧存在。不过现在如果并非计算机科班出身的人,说自己没有听说过Telnet和FTP为何物,大概也并不能怪其孤陋寡闻。Telnet当年成为基础应用之一,本来就有些勉强。当然这并不是说它没有用,而是在普通民众中的应用范围实在是太过狭窄。即使将镜头移回当时,也只能说是在MUD流行的时期它在很短的时间内火过一阵子,但是随着现代网络游戏的出现,它也归于销声匿迹。而现在,基本上它的应用范围除了大学里的BBS——比如饮水思源站——以外,我实在是想不出它还有什么可以称为是应用的场合——登录到远程服务器调试,那属于专业行为,应该不能算的。幸亏这个协议还不收费,否则必然落得Gopher协议的下场。使用FTP来分发软件也早已不再流行,倒是很多的软件是通过与特定的下载软件协议绑定的渠道来分发的,比如迅雷电驴等比较传统的渠道,还有像纳米盘115优盘这种出现不久但发展迅猛的渠道。而且,FTP与其它的软件分发方式相比,并无十分明显的优点,反而有着需要反复登录以保持连接、只能以明文传输而不够安全等比较大的缺陷,并且如果FTP服务器不支持被动模式,那简直就没办法用。所以,它的被淘汰我认为也只是个时间问题,即使由于历史原因它还不可能在短期内消失——并且使用量可能还不算十分小——但如果还硬要说它是三大基础应用之一,我必须说这已经不是很能站得住脚了。

电子邮件仍然是绝对的最重要的基础应用,由于它实在是太基础了,以至于每种可以称得上是互联网应用的程序都绝对不会一丁点儿电子邮件都不涉及。然而那种我称为是严格电子邮件的应用——亦即有一个形如“username@domain.ext”的电子邮件地址并可以与其它的严格电子邮件地址收发电子邮件的那种应用,已经逐渐地有一部分被我称为弱电子消息的形式所取代。此类消息最原始的形式是“站内投条”,但是现在范围已经大大地扩展,并且已经事实上形成了一个完整的产业,往大里说,催生了在实力上可以与谷歌分庭抗礼的行业巨头企业Facebook;往小里说,也构成了婚恋类网站的技术基础。但是这些弱电子消息的分发仍然离不开传统电子邮件的渠道——也许将来的某天可以代替电子邮件的地位,但是我认为不可能。所以,电子邮件这样概念简单而易懂、标准明确而稳定的服务,其基础应用的地位可以说是永远不会动摇的。

可是,如果我们要谈论互联网的新三大基础应用的话,那末除了电子邮件以外,还有什么呢?如果说Telnet和FTP都已经风光不再,我们在讨论的是什么呢?我感觉应该是在讨论到底是什么样的互联网应用在占用着我们的时间。毕竟,我们花费大量的时间在玩MUD或是使用LeapFTP下载各种好玩的软件或视频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现在我们在网上花着大把的时间在做什么呢?我个人认为排名前两位的应该是World Wide Web和即时通讯应用。这一点,我认为应该在现阶段而言应该不存在什么疑义。尽管这样的说法似乎不够精确,不像Telnet和FTP那样是以明确的协议为基础的应用。如果说WWW还多少算是有HTTP协议作为基础的话,那末即时通讯的基础协议又是什么呢?以中国论,可能腾讯公司的私有协议占有压倒性的优势,但在全球范围内看,又全不如此了。但是,说私有协议是占有即时通讯应用协议的绝大比例,这应该是不错的。开放协议中,可能只有Jabber还稍微通用一些。无论如何,好在对于“什么是即时通讯应用”这一点,尚不存在什么异议,亦即判断的边界是明确的。

对于电子邮件、WWW和即时通讯作为互联网新三大基础应用,诸位以为如何?如果不以为然,也欢迎在评论中发表高论。或者,如果有对于“新新三大基础应用”有高见,也但请直说。在互联网应用方面,我算得是非常保守的,所以可能已经out了也说不定。

AY2010

转眼间,2010之车竟然又摇摇晃晃地开到了一年的尽头。在过去的几年里,年底而言基本上人是在两种状态之间:其一,是忙碌到完全无法区分每天的界限,直到12月的月底——30日或31日才猛然发现年将不年;其二,是在悠闲的诗意中踱过跨年之桥,心中对于来年更多的是未知而非有条有理的计划。而今年则感觉上完全不同,一年的尽头似乎不是驻留在12月底却更像是11月底。看起来,就我个人的生活而言,除了老祖宗留下的“月历年”(calendar year,简称2010)和领取分红(不过这东西只听说过还没见过)及年终奖的“财政年”(fiscal year,简称FY2010)之外,还另有一个年度的划分方法,全称可以认为是“年内各项重大事务尘埃落定、各项重要目标基本告一段落之年度划分之途径”,简称叫做“成就年”(accomplishment year,简称AY2010)。可惜的是,这种划分方法无法做到一年有365或366天。显而易见的是,有很多的目标即使划分成了比较细的阶段,也是用一年的时间根本无法完成的。但明知其不可为而为之,在命运之前只能接受被打败而不能接受被打倒之结果的性格,则是在我成人以后在我身上一年又一年地包裹和生长的。代价是要付的吧,但是我不愿意在还没有探到自己的能力极限时,已经主动放弃参赛的入场券了。

人无法胜天,这大概是任何真正意义上的成功者都会发自内心地感受到的。无论经过多少积极主动的努力和布局,时间也会用凌厉的磨石将自然的状态恢复,表面上看连痕迹都不给留下。前人栽树,后人乘凉。可是后人已经学会了大规模的林木栽种法,对于先辈为徒手一棵棵种下最初的绿荫而洒下的血汗大抵会嗤之以鼻。但是如果先辈不种下这些树,后人又如何知道要种树才可得以乘凉?所以,我对于原始形态的,经过数年、数十年的时光磨砺仍然顽强地亮出棱角的努力,向来是怀着深深的敬意来瞻仰的,比如Elvis Aaron Presley早期未经过精细加工的录音。原创,哪怕是再小的一点点主动的心血付出,都必然会给世界带来一些真正的改变。此时,我们才顿悟:自然在大尺度上永远不变,但是那心血的痕迹并非未曾留下,而是化作了新秩序的一部分——即使永远不会有人知道作者是谁,一如扣人心弦但无人知道缘起何处的民歌。明白也许无法预期任何自己能够看到的改变,但却愿意付出大量的心血来改变一些什么,这可以说就是我的全部动力所在。听起来似乎乏味而且自不量力,是吧?我只能说,理解的人自会理解。

这也是为什么我以为我个人那一点点微不足道的成就,会最终融入世界的变化,并让我为之奋斗,并真正地付出。在别人看来,也许真的是螳臂挡车,甚至今年有人会因为我实事求是地说出了自己的一个小小的近期目标而嘲笑我“狂妄”。对此,我甚至连“燕雀”之比都不愿意拿出来讲,因为在未达到“鸿鹄”之实之前,我并不肯以之自比——尽管说这句话的人发迹就在我的家乡。但是我的确对于小人充斥、群魔乱舞的环境感觉已经不能再继续浪费生命在彼了。其实只论AY2010,今年在各个方面的成就还算比去年多些——财报依然难看——但我实在不想就此展开,因为意义不发端于此。只是,能够换到 一个可以正常呼吸的场所,并可以和新老朋友们一起安安心心地度过又一年,实在是也无法要求 神的更多眷顾了。

不想走了

半夜12点,我走入沪太路和洛川中路的一家全家,买了一瓶康师傅冰红茶,和一瓶味全果粒优酪乳。打开优酪乳的瓶子,我没有用里面封装的塑料勺慢慢地舀起一勺,而是马上对着瓶口喝了一大口:里面有香香的全麦粒和甜甜的草莓果实,是新产品。可是,连第一口都还没有咽下去,我的眼泪已经不能抑制地顺着脸颊流下,像是暴雨中的伞沿。很多年没有感觉到如此强烈的感情汹涌在心头,冲击着我的胸口,让我哽咽得不能自已。

多年以来,我一直在以自己的方式,向无情而多变的命运奋力地做着抗争。我明白自己的能力所在,可以迅速地定位问题的症结,找出解决的办法,并且绝对锲而不舍。然而,我越来越觉得这样的抗争和努力毫无意义。现在已经达到了我每有一点空闲,就会冒出无数的人和事来算计我的可怜的一点点我可以自由支配的时间。我想出去旅游。我想玩魔兽世界。我想吃好吃的饭馆。我想看《談藝錄》。我就是这样一个简单的人,我并不想喝酒蹦极、并不想找很多人陪我热闹、并不想要奢侈品。我所谓的旅游也只不过是去北京或厦门,找个地方坐一坐,或去八达岭、鼓浪屿拍拍照,花个千把块钱来回。旅馆我也不要住什么好的,百把块一晚的就OK了。但我不要在规定时间内完成什么东西,我不要看规定的方案和教材,我也不要那种事先要查路线、然后规定几点到哪里几点到哪里的那种狗屁旅游,我真的受够这些了。我也明白我不在桃花源,我只要能有三天,如果三天都不给,两天也可以,不去想这些规定我做的事,而去让我自己能痛快地玩一下,我只要这个。海伦·凯勒曾经写过《假如给我三天光明》,我真的觉得光明这种东西真的不止是指能看得见东西,我觉得自己真的是活在暗无天日之中——并且我明白我想要活下去就要继续这样的生活。但是我的的确确、的的确确需要放松几天,否则,我能强烈地感觉到自己要失去做任何工作的原动力了。

从下周的某天开始,我下定决心排除一切障碍玩个痛快。任何人都不要企图阻止这件我已经决定的事,否则我绝对会以莫大的力量对抗到底。如果我失去了这次机会,我将用两年的时间不做任何有意义的工作来作为赎价。我已经精疲力竭,精神上无助、劳累、愤懑到了什么程度,这是除我之外的人绝对无法体会的。我想和所有人都说明白一件事,我是个能干的人,但不是一台工作机器。对我的度量休想以数字来进行,否则我必将降祸于彼,说到做到。

不想走了,除非让我呼吸几天人间的空气。是的,我不想喝健康的茶,我需要的只是在我想喝优酪乳和冰红茶时,给我买优酪乳和冰红茶,就像我今天给自己做的那样。谢谢,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