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场风云 - 艾泽拉斯远征者卷轴
AFK已经非常久了……谢谢还记得我!
>‖2010 年三月25日,星期四,下午 1:01‖分类:战场风云, 远征手记给我留言

收集12片四叶草有多难?答案是应该不会比收集12个竞技场高手饰物更难。当已经下定决心走专业39级战场之路时,你会发现一切原来很关注的东西现在都已经不再重要了。任务:这是现在要避免接触的东西,因为经验的获取现在是要极力阻止的。即使要去奥达曼刷装备,也要采取极其迂回的方式:70级的主力进入刷,我们在门外等,直到鲁维罗什被吸引到门口并清完小怪,我们才进入——否则清旁边的小怪会有经验。进入以后,我们要先自杀——方法是使自己成为boss的目标,并在不还击的情况下任其蹂躏至死,还必须主动缴械并脱得精光以死得快些:颇为带侮辱性的奥斯维辛式死法——然后再由主力一击杀死boss,并在死亡状态下分到装备。当然,这同时也意味着一切的节日任务都与我们无缘了。

可是,这是值得的。因为战场是魔兽世界中唯一可以加以时间控制的游戏方式:其它的无论是任务升级还是副本活动,消耗的时间都会超出预算。但是,虽然战场决非个人英雄主义能够胜出的地方,个人的力量却是重要的。特别是对于小号战场来说,未有专业准备就进入战场,是经常地会遇到特别令人胸闷的情景的。

基本上,对于一个防骑来说,要成为战场专业号,除了装备和武器本身以外大致要做下面的事:

  1. 升到分级的战场最高级(我玩30到39级的战场,因此就需要升到39级)。否则,有一些装备就不能够部署,而且诸项属性就会不够。
  2. 重新分配天赋点。这个里面是很有讲究的,天赋点会带来更强壮的肌肉、一些额外的技能及技能加成。
  3. 为装备和武器进行耐力加成、增加生命值以及从敌方处吸取生命的附魔。总之一个原则就是能够增加生命值的一切行动、属性和技能都是好的。附了魔的武器和装备与未经附魔的武器和装备,其生命值的差值可以达到1000以上。而对于防骑来说,几乎的唯一的使命就是多活一秒,说不定下一秒就会有队友来营救,或是让队友可以接下丢掉的旗帜继续前行。因此,哪怕是生命值多加1,也要花代价去争取。(操作也很重要,好在防骑的操作并不十分复杂,所要做的就是拼命前进直到倒下。其中无非是要注意尽可能地减少行动被控制或限制,并尽可能地快。那末人类的种族特长自利就显得非常关键(否则就要占去一个宝贵的饰品栏位以摆放联盟徽记),还有圣骑士的职业技能自由之手——可惜它不能够解除闷棍的行动限制。)
  4. 学习大师级急救,这个需要去地狱火半岛的塔哈玛特神殿向德莱尼人布尔库学习。由于只能先从沙塔斯城飞到荣耀堡,再走去塔哈玛特神殿,这一路上会开不少地图,也会相应地因探索而得到经验。正确的方法是沿着大路走,并尽可能地直线抵达,但即使是这样也会得到好几次经验,因为地图等级相对于小号的级别非常高。虽然大师级急救手册不一定非要找NPC买(但是拍卖行里买的话会十分贵),但是制作灵纹布绷带厚灵纹布绷带的学习材料一般拍卖行里是没有的,并且拍卖行里的东西都是靠运气才能买到的。所以,事先留足经验空槽才是正确的解决方案。
  5. 学习草药学。这并非是为了获得采集的草药材料,而是为了获取快速回复生命值的额外技能——生命之血
  6. 学习工程学。因为这样一来就可以使用各种能够限制敌方行动的炸弹道具,如重磅青铜炸弹(可以让敌方角色瘫痪2秒,不要小看这个效果,要知道制裁之锤也只不过可以限制敌方角色行动6秒而已,并且这个技能可以打断吟唱——对于阿拉希盆地的防止敌方占领阵地来说能够打断吟唱就是十分关键的了)。魔兽世界里面很精妙的一个设计就是很多工程学产品虽然没有灵魂绑定,但却要求工程学的技能点数才可以使用,这样就使得工程学简直成为一种秘密学问:它的产品层出不穷,但却只能眼巴巴地看着别人用。练习工程学所消耗的材料和锻造比较类似,基本上是金属、石头和布匹,以及少量的皮毛和专有材料。但是根据上面的一条,学习的采集技能是草药学——其实即使采集技能是采矿,没有锻造技能的熔炼来配合也一样白搭——这就意味着必须购买原材料来练习工程学,或是制造工程学产品。这是战场专业号比较花费金钱的部分:练到顶级差不多需要消耗300个金币,而产品消耗如果均摊到每次战场战役,花费则在2个金币左右。比较讨厌的一点是工程学产品的制造一般都需要铁砧,这样一来就不得不反复跑到特定的一些地方才能制造出工程学产品来。特别是需要在拍卖行和铁砧之间跑来跑去,如果发现某个材料短缺就不得不再跑一个来回,实在不够方便——花那么一点点钱倒真的是没什么。
  7. 从战场军需官处购买战场专用军粮。以联盟而言,战歌峡谷标准军粮向位于灰谷银翼要塞的艾蒂尔·月火购买,而高地标准军粮则向位于避难谷地的萨缪尔·霍克购买(值得注意的是名字为阿拉希盆地标准军粮的专用军粮却是无处购买的,只能通过第一次交任务的时候作为奖励得到数十个,吃完就没了。所以,我只用了一个,把其余的放入了银行,以作纪念——它的作用和购买所得的军粮完全相同)。专用军粮是一种只能在对应战场内使用,但能够极其迅速地同时回复较高的生命值和法力值。
  8. 购买特定的药水和药剂,以利于战场行动。典型地,需要购买自由行动药水,以在30秒内免疫任何限制行动的物理攻击和魔法;需要购买迅捷药水,这样就能够迅速地将旗帜交还,还可能会拿到来去如风的成就;有条件的话,最好也买一些水上行走药剂,这样从兽栏走到铁匠铺就可以径走直线,达到最短的时间消耗。当然,治疗药水和法力药水的储备一定要充足,这不消说了。比较便宜的战场专用治疗药水——作战治疗药水可以从暴风城旧城区的勇士大厅向杂货军需官军士长贝金斯购买,价格是8银币50铜币加1点荣誉。
  9. 购买大量的黑标美味朗姆酒。可以使耐力瞬间增加15点,而且不与其它的任何耐力加成共享buff、共享冷却时间,还需要更多的理由吗?这里有一个:你在说话的时候可以加一个“……嗝儿!”的后缀。

基本上如果以上各点都已经做到了的话,那末就可以开始想办法获取本文主题所示的饰品——竞技场大师饰物了。它的妙处不仅在于它有12点耐力加成,并且它会吸收750到1250点伤害并持续20秒!对于小号战场来说,这简直就等价于无敌状态了。更妙的是它的伤害吸收效果和阿拉索护符是叠加的,并且不共享冷却时间!也可以同时佩戴两块大师饰物,但是那样一来两者就共享冷却时间了——当然,比起12点耐力加成,替换掉阿拉索护符所付出的一点点伤害吸收加成效果的减少则基本上是可以忽略不计的。

获得竞技场大师饰物的方法,如本文开篇所述是需要用12个竞技场高手饰物兑换而得的(其实加上交竞技场高手任务的那一块竞技场高手饰物,一共是需要拿13个竞技场高手饰物才可以换得竞技场大师饰物以及对应的成就的)。而获得竞技场高手饰物的方法则是从位于荆棘谷古拉巴什竞技场,在北京时间的被3整除的时间整点,由管理员小个子约翰·米斯瑞尔一声令下,走入大竞技场中央放置一个箱子。尔后玩家不分阵营只分彼此地互相厮杀,最终胜出并活下去的那个人则可以开箱取宝,拿到一个竞技场高手饰物。这就意味着,每个服务器每天该饰品的供应量是固定的8个。这样一来,在70级的玩家也“公平”参与的前提下,小号想拿到12个竞技场高手饰物的难度就可想而知了。

小号要拿到竞技场高手饰物,基本上只有几种办法。一个是趁夜里3点这种月黑风高的当口儿,专为这事儿忍着困意爬起来上线——这其实并不保险,因为只要有任何一个或两个想法不谋而合的人也上了线那结果就只能是悲剧了。另一个保险系数稍大一点的办法是撒钱——看到70级的人,给他们每人50到100个金币不等,请求他们不要抢箱子甚至对你加以保护。但也有不在乎钱的主儿,那就彻底没想法了:一个人如果连钱都不要,你根本没有办法奈他何。不过比较搞笑的是我拿第一个竞技场高手饰物的情景:根本不是冷清的点儿——当时我甚至都不知道放箱子还有点儿这一说,就看到一大帮人在一个箱子旁边扭打成一团。我一看:哟,这还有个箱子呐!于是就傻了吧叽地跑过去把它开了……当然,随后看到的是一群气急败坏的人跑过来集中火力把我瞬间干掉了,不过那就是我拿到第一个竞技场高手饰物并完成竞技场高手饰物成就的经过。

当然,正如毛主席教导我们的那样,先进武器并不是战争的决定因素。虽然历经千辛万苦拿到了竞技场大师饰物,但真正对于战争胜负的决定性因素仍然是团队。装备精良却缺乏良好的指挥和行动力的团队,仍然处于绝对的劣势。公会的支持对于小号战场来说不可或缺,这包括去时光之穴购买黑标美味朗姆酒这样的事,没有70级的会友给予固定供应,是肯定不行的。如果公会不配有专业的采药师和炼金师,只靠去拍卖行购买原料和药水成本就会十分地高。更不用说公会里肯定要有人带刷副本,有些装备的掉落率非常低,甚至低到要刷500次以上才会掉落。这需要公会里有极有耐心和责任感的成员,无私地奉献自己的个人时间和点卡来达成公会成员的成长和进步。当然,战场系统也支持小队排队,这样就可以让公会的成员共同在战争中学习战争,练习出好的配合来。另外,公会的平级成员也会经常地到竞技场进行练习赛以锻炼攻击和防御。

最后仍然带着问题结束本文:

  1. 古拉巴什竞技场的箱子放置时间究竟是准点开始的,还是薛定谔猫式的?为什么我在北京时间6:04分进入竞技场时,发现小个子约翰·米斯瑞尔还没有走入场内,而如果我整点在场内时,他却早在整点过1分钟时就已经喊出“开始厮杀吧”的话了?(另:有一次我过了整点的半个小时才上线,发现箱子还在……真的是相当的运气好了。)
  2. 防骑在当前版本中,无buff的极限生命值是多少?加了王者祝福真言术:韧野性印记和黑标美味朗姆酒的buff以后的极限生命值是多少?还可以叠加更多的生命值增益buff吗?最大生命值可能超过5200吗?
>‖2009 年十一月5日,星期四,上午 2:02‖分类:战场风云, 远征手记给我留言

之前是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会专打战场的:诚然,休闲仍然是休闲,可是做任务升级已经不再是主题。已经习惯了一上线马上按“H”,然后排好两个队,四处瞎逛直到召唤的对话框出现(可怜我之前居然还不知道能够用这种方式排队,每次都要跑到战场军官面前去排,这个要感谢黄海涛同志的提醒)。

魔兽世界里真有热心人,当然也是一起玩了很多次以后才逐渐熟起来的。因为无论在哪个大区,玩39级小战场的都绝对是小众。比较好的是,国服三区联盟是秒排,否则我肯定也没有那种耐心一直等的。但是玩得次数多了,尤其是在战歌抢旗我已经简直是出了名,就有人注意了。终于有一天在暴风城遇到了一个也是经常下战场的同道,于是他邀请我加入专业战场公会。考虑了一下以后,我把西郊动物园公会的会长头衔转移给了我的一个小号,就加入了。

接下来会长极其热心地开始帮我换衣服和装备:先是不辞辛苦地带我去辛特兰的祖尔祭坛上杀掉守护者奇尔加,拿到了神圣之槌,然后又跑去辛萨罗祭坛上制造了祖尔法拉克之槌。然后又相继送我几件不错的装备如可汗披风。然后带我去奥达曼,反复刷格瑞姆洛克,拿了不少蓝色的锁甲,而且属性都非常美妙。这还没完,紧接着又带我飞去位于阿拉希高地的避难谷地(多亏之前开了大量飞行点),把参加战役换来的战歌峡谷荣誉奖章阿拉希盆地荣誉奖章用掉了大半(可惜荣誉奖章最多只能每种各拿100个,再多拿就会以24小时就消失的邮件形式寄送,如果不抓紧时间消费掉就会损失),以兑换相应的荣誉装备。比较好的东西是一个阿拉索护符,它的关键作用是能够在战歌峡谷中起到类似于“真言术:盾”的伤害吸收作用,不掉旗,而且冷却时间短。公会里的其它战友也会非常体贴认真地把必备的装备——主要是护甲和饰品——一件件地点出来讲解,比如在一位德鲁伊网友的提醒下,我把两枚博学者之戒(一枚38级的,一枚28级的,可惜因为是荣誉装备,脱下来卖都卖不掉)换成了两枚地狱指环,效果可谓立竿见影。

可是只有装备还是不够的,一来39级的装备其实比较有限,能够在拍卖行买到的东西基本上的确很快就可以凑齐,但魔兽世界就是好玩在很多东西是不允许不劳而获的。像竞技场大师饰物这种极品装备就需要不小的耐心才能得到,当然还有的就是需要去刷副本(换句话说,就是全部拾取绑定的)。更何况,附魔也是必不可少的工作,一件衣服附上20点耐力和20点力量,生命值的相差岂可同日而语。作为圣骑士,切记在战场里面杀人不是应该做的工作。在战场里圣骑士或者做防骑以充肉盾,或者做奶骑以协助队友。而前者需要的是耐力,后者需要的是智力、精神和法术强度。所以,这也就决定了附魔的属性导向和天赋的分配。说到天赋的分配,这又要感谢一下会长同志。在他的指导下,我重新分配了天赋点数,增加了庇护祝福等技能。更妙的是,在防护系把强化正义之怒加满,居然可以把看起来完全无用的正义之怒技能利用起来降低6%的任意伤害!

现在似乎三区小战场的专业人士越来越多了,而我其实只能算是刚刚开始培养的角色。别说操作、配合,连装备都还有不小的差距。好在魔兽世界的乐趣并不在于赢得每一场战役,而是在于每一场战役都能和一些老队友建立更好的配合,并认识一些新加入的(有些水平相当了得)队友——有的时候,输掉的队伍取得的荣誉是赢了的队伍的一倍还多。如果能获得一些成就,那也是妙不可言的事。总之,听说巫妖王之怒资料片最近可能就要开了,我的确有把萨满祭司的角色练到80级的打算,可是有一个专业战场号(记住,专业战场号可不等于战场专业号,特别是39级的圣骑士还没有到5000生命值的时候)当然也十分不错啦!

另外有个疑问:为什么会在39级的战场里看到40级和41级的角色?40级的角色我看到过很多次,似乎这些角色还很容易就可以排队进入,可以连续在几次战役中看到。41级的角色虽然不经常看到,但还是有那么两三次的。这究竟是排队系统的bug的,还是“根据设计”(by design)的结果呢?

>‖2009 年八月22日,星期六,上午 1:01‖分类:战场风云, 远征手记给我留言

当然我并不是格林童话里的小裁缝,自恋的倾向是有,但没那么严重来的。也不亏了我抱怨一通,国服终于开了。网易诚乎是冤大头,好容易开了服,又下了血本,结果还只能免费“内测”。内测伊始,老朋友们大多都还没有回来,所以同做任务的人也没有,也不想刷副本升那无聊的级。不过,可以确定的是,魔兽世界绝对不会让你上了线闲着的。除了普通世界和地下城那种以经验、财物和升级为目的的玩法之外,如果像我这样只有34级、只想玩儿,或者说只想打打杀杀而不想获取经验和升级的话,显然战场就是不二选择了(竞技场在70级之前是进不去的)。

战场另有一套荣誉系统作为玩家回报,但除了有时会在准将处接到日常任务之外,一般不会收到金钱的回报和经验值的提升。对于我这样习惯在PvE服务器休闲的玩家来说,如此集中地玩战场这种PvP模式还是比较新鲜的体验。可以说,这几天玩战场的次数比前面几年加起来都多。无怪乎,之前的荣誉是绝对寥寥无几,那些需要用荣誉点数购买的东西一样也买不起。

话说回来,以34级这样的级别进入战场是比较尴尬的。因为只能进入30~40级的战场(不过我不明白的是好几次我在战场里看到了41级的玩家,请高人指教一下这是什么情况),这样的话对于37级以上的敌方阵营玩家,打得就非常吃力。国服重开以后,天赋被重置了,我又不知道怎么分配才好(有关圣骑士天赋实在是不知道怎么加:论坛上说什么的都有,互相掐得很厉害,但就是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因此就更加吃亏了。再加上我绝对不是操作流,所以进了战场,被人打还是远远多于打别人的。

那么,如果不能当一个好士兵的话,还能做什么?当然是把自己培养成为一个好的将军了!在战场指挥方面,我发现自己还是很有天赋的。

总体来说,在战歌峡谷的作战是比较白热化的。夺旗的攻坚本身就很有难度,毕竟是冲到对方阵营的老家里去,在路上就很容易纠缠着杀成一片。但是最有挑战的还是这个夺旗机制的设计:光夺了对方阵营的旗还不能就往自家的旗位上插,必须要在本阵营的旗被对方旗手丢掉的前提下才可以插上去。这么一来,双方的旗都被夺走的前提下,就完全不能避免一场恶战了——旗手是必然要被追杀的,本阵营的要想方设法保护他,对方阵营的却要不择手段地杀掉他。保护的手段多种多样:牧师施放盾墙圣骑士则予以圣疗(不知道为什么保护之手不能施用于旗手,可能是为了增加难度)。作为将军来说,我是相当地身先士卒的:很多次趁虚而入地钻入对方阵营夺旗,但没有一次能活着走到一半的路程,而是被对手残忍群攻直到趴下。还有很多次,我拼尽最后一口气,给某个友方加个圣疗或至少加一点点生命以使他们能够继续战斗。在战歌取胜,战斗实力是起着决定性的作用的。战斗的策略当然也有,但是如果碰到专业玩家,尤其是碰到一个队伍里有若干个专业玩家的情况下,主要还是针锋相对时的硬实力说话。

而在阿拉希盆地战场中,指挥本身就显得尤为重要了。它的活动区域约是战歌的三倍,有5处旗帜可供夺取,而每处旗帜被夺取后过1分钟,该处被占领,从而为占领阵营提供资源。如果旗帜在本阵营占领的前提下,被对方阵营夺取后在1分钟内夺回,则称为“守住”该处,不必再等1分钟而立刻可以继续提供资源。由于在争夺的是奇数个旗帜,且大于3个,所以兵力的分配至关重要。基本上,如果兵力分散,被各个击破几乎是必然的。但如果没有留守兵力,那也很容易被对方阵营趁虚而入,毫不费力地用一个小号把旗给夺了。所以,《孙子兵法》中有关地形和攻守的话就显得非常有用了。在阿拉希盆地中,铁匠铺位于中心,它的占领是具有战略意义的。占领了铁匠铺,就等于把守了农场和伐木场的入口。伐木场另有一个入口,但是那个入口位于兽栏处,而兽栏可以从铁匠铺直接观察到动向,并且兽栏是联盟的出口。这样一来,5个旗帜等于一下子掌握了4个。唯有矿洞可以视为一个盲区,但是即使放弃一个点也一样可以取得胜利。最关键的战略是两点:一是绝对不要在路上战斗,所有人要么去夺旗,要么去守旗;二是敌聚我躲、敌散我聚,由于阿拉希盆地是10人对10人的战斗,10个人压上去,两三个人等级再高也是没有胜算的。所以,战场指挥比战斗本身还要重要,只要队伍听指挥,指哪儿打哪儿,胜利也就在望了。

回到标题,说“一下打死七个”实际上是在阿拉希盆地一下子拿了七个战场成就(时间顺序):固若金汤阿拉希盆地全能明星阿拉希盆地胜利完美阿拉希盆地一鼓作气横扫盆地500个荣誉击杀。在战歌峡谷则收获不彰,但除了战歌峡谷胜利完美战歌峡谷之外,还是收获了恐怖收割者等数个战场特有的成就。

最后分享一个魔兽世界的销魂bug,此bug的场景很难复现(专业测试部门经理形象出现),但的确太销魂了。此bug产生的原因是程序修改了从战场回到外部世界的算法:在进入战场排队序列以后,不管人跑到了什么地方都会被拉入战场战斗,但出来以后的角色状态改变了。在原来的程序中,角色状态会恢复到进入战场排队序列的那个瞬间的状态,比如在沙塔斯城进入排队序列,然后又去了塔纳利斯,在祖尔法拉克副本中被拉入战场,那末从战场出来以后会回到沙塔斯城——因为在进入战场排队序列的那个瞬间人是在沙塔斯城的。可是修改过的程序中,角色状态会恢复到被拉入战场战斗之前的那个瞬间的状态。而且,如果角色是在座骑上的话,连座骑也会一道被恢复。在前面的例子中,角色就会被恢复到祖尔法拉克中(如果副本没有关闭的话),或是其入口(如果副本已经被关闭的话)。但是,谁也想不到会出现这种情况:我正骑在外域从沙塔斯城飞往荣耀堡的狮鹫上,飞到一半的时候被拉入了战场,结果战斗还没结束,几个人想拉我去血色修道院副本,结果用集合石把我从战场拉了出来。此时,bug华丽现身:我潇洒地骑着外域的狮鹫在东部王国的土地上现身,并开始一直向前飞去。一圈人简直看傻了,过了好久才有人反应过来,喃喃说道:“怎么连飞机一起拉过来了啊……”是啊,从东部王国飞到外域,这是飞到死都没个头的啊。而且飞行过程中是遇房穿房、遇山穿山,我估计一路吓死了很多玩家——这可能是他们一生中唯一一次看到在如此的方位(超低空掠过东瘟疫之地的大半疆域)出现飞行座骑的机会了。作为我,也看到了山中——真的是在山“中”哦——的景象(实际上图形学计算告诉我们,我们会看到多边形消隐的透明结果,事实上也是如此),这种奇异视角是平时肯定没有机会一睹的。唯一的遗憾是没有截个图,因为我也足足地吃了一惊,在队友再次召唤时我也急匆匆地回到了血色修道院,回到了普通的人世。否则,肉体和灵魂将不知被带往何处的虚空中去了。

协议
本站点是高博的世界的频道之一,参见主站的使用条款隐私政策
其它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