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FK已经非常久了……谢谢还记得我!
‖2008 年十一月12日,星期三,下午 9:09‖分类:游戏知识, 远征手记给我留言

好吧,我承认。即使在最忙的一段时间,我也仍然玩了游戏,否则无从解释何以我会从68级升到了69级。但是,最忙的时间毕竟是最忙的时间,否则无从解释何以快两个月了我还是只有69级。69级是最适合下战场的级别,因为它不进只属于70级的战场,而70级的战场对于刚到70级又根本没有时间常下副本的人来说,其实就是去找虐。如章子琦所言:“The distance between the rich and the very rich is always much more significant than the rich and the poor.”

然后看到一个新闻,说是可以付费改名,想想确实还是要改改的。“说说牛”这个名字其实起得比较草率,而且其所反映的背景也不再与时俱进了。阅读了一下条款中的技术限制,大体上有两条:一是即使改名,改动之前的那个名字也会被冻结90天才会重新开放;二是两次改名之间需要相隔30天。这两条技术限制都是很合理的,它们主要是为了防止由于名字的变化而带来的认识混乱:前者给予名字一定的时间使之被淡忘,后者给予名字一定的时间使之被记忆。淡忘是一件困难的事,是高级的,是费时的;而记忆则相对容易,连机械都能办到。

总之,从淘宝网上买了一张自动发货的点卡,充了进去。想了想,一条SQL语句就能收20多块钱,难怪做网络游戏能发啊,赚钱就得这么赚。充完点卡,提示成功,说是1个小时左右可以成功,并说其它的角色不会受到影响。想来应该是数据库的transaction queue会比较长吧,但这个操作本身是代价很小的,应该不会要这么久,可能还有一些cache要同步之类。大约15分钟以后决定上线看看,发现改名已经成功了,但是魔兽精灵仍然读出了两个角色名,这说明应该是有cache问题了,但不清楚它是保存在本地的还是服务器上的。

暗月马戏团来了,很好。把上次的那套愚人套牌换了暗月卡片:疯狂听说不错。买了点马戏团的特殊食品,还从马戏团的塞格那里拿到了一张26号塔罗牌,上面写着“时间一文不值,把握时间才是一切。”的确如此。魔兽世界里这种时不时地透露出又神秘又有哲理的地方,真是让人喜欢得不得了。反正又没练级,真是休闲到底了。

‖2008 年九月20日,星期六,下午 3:03‖分类:游戏知识, 远征手记给我留言

最近办了一张第九城市暴雪娱乐招商银行联合发行的魔兽世界主题信用卡,办理以后大约三个星期寄来了挂号信,去邮局领了来。这次我并没有选择以燃烧的远征资料片(特别是新种族血精灵德莱尼,我使用的种族是牛头人人类)为主的封面,而是选择了比较通用的以魔兽世界LOGO为主的封面。设计比较中规中矩,正面的左下方用金属阳文写着持卡人的姓名和第九城市帐号,很是美观大方。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它似乎的确没有号称的夜光,我把它放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方都看不到夜光。这个九城帐号真的是很老了,应该还是我大一的时候申请的,那个时候还是以到九城虚拟钓鱼、做面和盖房子为乐的无忧无虑之年代。现在居然堂而皇之地被印在可支付真金白银的信用卡卡面上,也真是令人唏嘘。今天第一次使用它,从欧尚超市抱回来大量的饮料,一时间甚至冒出“喝水时是不是应该保持坐姿”的想法。

已经有好久没有丢过密保卡了,诚然作为个人财产保管能力有大步进展的标志可喜可贺,但想想其实也才半年而已,现在就大宴宾客似乎有高兴得太早之嫌。但说到密保卡的原理,其实很有意思。所谓密保卡就是一个10行(1~10)10列(A~H)的矩阵,每次登录游戏前除了要验证九城帐号和密码之外,还要从这10行10列中任取三个数以点击旋盘的形式让用户输入,必须全对才放行。新的密保卡拿来,需要刮开涂层才能看到下面的数字。作为我个人的一个习惯,我不会拿到一张卡就先全部刮开,而是按需刮开的。那么需要多长时间,一张新的密保卡才会被全部刮开呢?看来密保卡的取数所用的随机算法确实是可能有些技术缺陷——现在过了半年,位于矩阵B2的那个点始终刮不开,而其它的点早就已经刮开了。概率论期末考:如果随机算法是充分随机的,每次从100个元素中任取3个,取遍所有元素之次数的数学期望是?(附加题)取m次,位于B2处元素不被取到的概率是?

魔兽世界的道具系统极其复杂,其中顶有意思的当然是暗月马戏团。他们会叫你收集各种垃圾物品(如鲜艳的羽毛战熊皮),换取特定的卡片(要先用物品换套牌,然后集齐了套牌才能换卡片,有人专门做这样的勾当)。上个星期的某天一狠心花了1000G买了一张卡片,发现能够兑换一件紫色装备,虽然属性差强人意,无论如何图的就是个新鲜、有趣罢了。

话说回来,之前丢了两三次密保卡。那时并没有开通手机绑定挂失功能,只能傻乎乎地买一张点卡充进去,再把帐号封7天这样来做挂失。现在的游戏时间简直太多了,让我们等待巫妖王之怒的新资料片吧!在此之前,大概也没什么时间能花在游戏上了。

‖2008 年八月3日,星期日,下午 6:06‖分类:远征手记给我留言

一气之下,分了400G,请来四个高手把纳格兰的饥饿者杜恩任务做掉了。65级以上的升级,可真的是不容易。接下来,跑到刀锋山做了一堆巨无聊的任务,比如杀30个食人魔之类的。但是这种任务的确比较长经验,因为加上好久不上,基本上打怪都是双倍经验值。我比较追求效率,比如有个任务要杀12个刃翼放血者,我会4到6个一批地来打。每次都把宠物搞到绝境,自己也奄奄一息才算罢休,有几次甚至是宠物死掉自己也已经不到100的血了才把对方干掉。

总之,把刀锋山的食人魔狂打了一阵以后,又跑去虚空风暴。现在发现外域里面的任务还是难以体会到其内涵,虽然也多了几个自有的系统,比如铸魔营地或是法力熔炉。但是后续任务的话还是感觉不那么精致,不那么有故事性。而且,似乎不到70级的人,根本不能接触到其好玩的部分。特别是对于我这样根本没有什么时间下副本或是战场的人来说,情况就更加惨了。其实,也不妨放点好玩的东西给到我们这些虽然没有投入太多时间,但也在大力支持的人们嘛!

不过总算又升了一级,学会了颇多看起来比较牛的职业技能,其中以毒蛇陷阱为甚。虽然施行之后发现其实效果不怎么样(一般只能咬一口造成7点到30点物理伤害--连毒都没有,就靠牙咬那么点儿伤害,怎么说是毒蛇嘛!),但是看上去阵势还颇大,视觉上还蛮酷的。

另:

  • 那天在奥格瑞玛发现了一个在自己创建的公会村上春樹书友会的人,是一个70级的血精灵法师,名字记不清了。当时感觉有一丝欣慰--原来还是有人在维持并发展着这个公会啊!不知道是谁现在在做会长,但是无论如何,谢谢了。
  • 在虚空风暴的风暴尖塔区域的旅店老板的名字叫做尤尼克斯,谁能告诉我在英文版的World of Warcraft里,他的名字怎么拼写?
‖2008 年五月22日,星期四,下午 11:11‖分类:玩家感言, 远征手记给我留言

大概有两个月没有上过线了。除去主观原因,客观原因一个是密码保护卡遗失,可能已经丢了很久了,但是一直没有发现;另一个原因则是众所周知的。网络游戏这种东西,玩的时候会觉得许多指标挺重要的,比如虚拟装备或是飞行坐骑等。但一旦真的说不玩就不玩了,再登录上线的时候会发现这些指标算什么呀——虽然从来没有真的投入地大玩特玩,但这种像瘪了的气球一样的感觉还是能够清晰地感受到的。之前会细心地收集制皮材料和烹饪材料,现在会发现根本无心去耐心地把十个材料微粒合成一个源生材料,然后做一件带暗影防护的东西一下子用掉几十个源生材料——对外域我始终很难培养起感情来,虽然想想其实也有二、三十个小时花在了赞加沼泽纳格兰了,但这里的故事少,只有一个玛格汉兽人部落还有点意思。并且,任务的打怪地点实在太集中、太集中了,什么都是打纳迦、食人魔……

听说下半年美国服务器将开启第二个资料片——“巫妖王之怒”了,想来人家“等你升70级,人家都开80级了”的讥诮眼看也要成为现实了。本来开“燃烧的远征”时,我就还57级,现在,我67级——历史总是重复的。

不知道怎么打发还有的17000多分钟的有效游戏时间,练个小号?

‖2008 年一月27日,星期日,下午 3:03‖分类:远征手记给我留言

和一个朋友在纳格兰做狩猎任务,那个朋友是67级的兽人战士,但好像是刚到这个区域。他对我以64级完成了诸多66级和67级的任务感到很是惊异,特别是看到我在狩猎时总是一次引三个怪以上然后群打,感到“实在有点猛”。有一个任务需要杀掉15个被折磨的地灵,他刚说“我还差六个……”就见我一下子引了六个,然后用宠物搞晕一个,拉住一个,冰住一个,然后靠耐力抗一个。见状他提起斧头开始解决后两个。最后,我和他都还有简直看不到的生命值,宠物死掉,但六个怪花了不到两分钟就解决而且都没有死。他一边和我一起坐下来吃喝回复生命和法力,一边说“和你一起打就是刺激”。本来嘛,生命和法力是可以回的,宠物是可以复活的,这些都没必要心疼嘛。甩开膀子干就是了!

但没想到不小心就伟大了一回,忽然看到综合频道有个70级的血精灵喊,“炸哈兰罗,一起的赶紧”。顿时觉得很兴奋,在PvE服务器里玩PvP的机会可不多啊!马上拉上朋友一起去,他还在问“哈兰?什么哈兰什么哈兰?”结果一到,发现15个联盟士兵已经被他一个人——一个人哟!——打得还有6个。当即加入战斗,65级的有什么了不起嘛,不要去惹那些70级精英的NPC不就完了。结果打了大约一刻钟,搞定——这些PvP的士兵还真抗打。本来以为联盟肯定要派人来血战了,因为还有十分钟的战斗时间才能最终决定哈兰由谁控制。并且已经有一个家伙开着飞机过来了,但是过了一会儿他又很莫名地消失了。这样,经过了十分钟,我们就开开心心地享受三人解放哈兰的成果啦!先到主研究员阿米蒂恩那里用沃舒古水晶尘样本换了哈兰研究勋章(8枚勋章可以换一个18格的哈兰背包),现在还可以买哈兰弹丸(蓝色装备,比一般的65级子弹厉害,对应的箭是哈兰刺杆箭)。后来当然有很多部落的朋友们过来一起买东西或换装备,他们都向我们三个投过来敬佩的目光——毕竟是三人解放一座城啊!

附记:后乐极生悲,用炉石回到沙塔斯城,从悬崖上跳下——这个我知道跳下来没关系的,正好差一点点生命不会死。但是,在圣光广场用传送门回到奥格瑞玛以后,忘记了已经跳过一次这件事,从矮得不能再矮的小城门上再跳下来……摔在一条小沟里……死了——正所谓大江大河都过去了,在小阴沟里翻了船!

‖2007 年十二月24日,星期一,上午 3:03‖分类:远征手记给我留言

希利苏斯这个地区我是很晚才打开的。没有查任何资料,正在安戈洛环形山打着一条双帆龙,突然发现旁边有一条小路,下意识地想到——这一定是去希利苏斯的路吧!就这样沿着它奔过去,果然是的。希利苏斯因此于我来说可以说是一条在 神的指引下来到的地区。

现在已经62级了,公会里的人都觉得我是对外域反感,其实我是觉得希利苏斯这个地区的任务非常吸引人。

第一个觉得非常让人扼腕的任务是亲爱的纳塔莉亚,一个从指挥官玛尔利斯那里接到的任务。先是从铜须营地的矮人那里得到了纳塔莉亚陷入疯狂的消息(似乎和虫群非常熟悉),玛尔利斯听到以后震惊之余,却坚决地说“做你应该做的”。接着就是在三个虫巢——亚什、佐拉和雷戈虫巢——里面打虫子(那些虫子长相极其丑恶,令人作呕),收集虫脑和雕文拓印。在雷戈虫巢里发现了纳塔莉亚,是个62级女性,从身份上看已经堕落为克苏恩的高阶祭司。她的攻击性极强,魔法一施,根本就不受控制了,而且还会拼命砍杀自己的宠物。我当时只有59级,打了三次都打不过去,只好央求公会里的70级会友带我去。但当真正地把她杀死的那一瞬,心里突然变得无可言说的难过。这个原本可爱的女性,已经和年轻有为的指挥官相爱。只是由于被诱惑,就只能落得被杀戮的下场。这真是她的错吗?那么另一个满心等待着恋人归来的指挥官又该是什么心情?是不是非要把被诱惑的人置于死地?我真是觉得突然触景生情,不由得掉下泪来。

当然还有一系列非常耐玩的任务,和暮光之锤的战斗设计得环环相扣,极有可圈可点之处。不仅有塞纳里奥要塞和隐士奥泰尔都向人索取暮光密文信,前者提高声望,后者则寄回种种研究结果,还附上各类卷轴和75银币。杀掉暮光之锤的各种小喽喽都会随机掉密文信,而杀掉一次暮光预言者则会一下掉7封或8封密文信。最有意思的是小喽喽会掉落三种饰物——暮光信徒兜帽暮光信徒披肩暮光信徒长袍,这三种东西弄成一个套装穿上以后,就可以在一块次级风石前伪装成暮光信徒而引出一个元素战士。这三种饰物的掉落概率是不同的,前两种明显高于长袍。这战士打完以后会发一块深渊纹章,收集三块纹章后配以一块大块魔光碎片,就可以做出一个暮光信徒身份勋章,然后还要再穿一次上面的套装,并佩戴这个勋章,就能在一块风石前再引出一个62级的精英。打掉它,这才算把一个系列的任务做完。

大概这下可以安心去外域练级了。

协议
本站点是高博的世界的频道之一,参见主站的使用条款隐私政策
其它频道